可是我沒有錢啊

[鳴佐]以羈絆之名

(下)

*自娛自樂

來人一身曉袍,黑色的頭髮和眼睛,甚至連查克拉的感覺都無疑是"鼬"。

但似乎又有著微妙的偏差感。

鳴人愣了一下,很快就反應過來,對佐助道:"佐助,這個不是鼬,是……"

"我知道,"佐助定了定神,左眼輪迴眼的鋒芒銳利如刀,右眼勾玉飛快轉動,變化成為了萬花筒寫輪眼,"這只是假冒的傢伙。是那個叫白絕的。"

"……嗯。"鳴人點點頭。

佐助已經動作起來,從鳴人腰際的背包裏摸出手裏劍朝"鼬"扔了過去,對方動作十分靈敏,毫不拖泥帶水,佐助扔出的手裏劍盡數釘到...

[鳴佐]以羈絆之名

(中)

*自娛自樂

第二天天微亮的時候鳴人就起來了。鳴人似乎盡量不想吵醒佐助,但後者幾乎在他從沙發上坐起的同時就睜開了眼。

看佐助已經醒來,鳴人立刻放棄了輕手輕腳避免發出很大聲音的念頭,隨意的說了句"早上好的說"就去自己房間換衣服了。

佐助坐了一會兒,然後起身去洗漱間洗漱。

"櫃子裏有新的牙刷,杯子的話用我的就好了。"鳴人在房間裏忽然大聲喊道。

等佐助洗漱完鳴人剛好推門進來,佐助,忍不住多看了幾眼,他還是第一次看見鳴人穿上忍制服的樣子,感覺有些微妙。

"嘿嘿,怎麼樣,合適吧!"鳴人嘴裏咬著牙刷看著他,燦爛一笑,很得意的張...

[鳴佐]以羈絆之名

*臆想向。
*我流結局。
*二十歲的場合。
*一個不會寫文的人自娛自樂的產物。

空氣像是凝固了一樣。

"沒、沒事的。"雛田笑著說,聲音有些發顫。

"其實、其實我早就知道結局了,只是……只是還是想要試一試……"

"'不試一下又怎麼會知道呢'什麼的。"雛田緩緩垂下頭。

"'勇往直前,絕不放棄',這也是我的忍道…"

漸漸的雛田不再說話了。

鳴人手足無措,看著雛田的頭頂,張了張口,最後也只輕輕吐出幾個字來。

"真……真的對不起……"

鳴人慢慢抬起手,似乎想要安慰一下雛田。沒想到雛田轉身...

私以為寫文是世界上最難的事。


可能也是因為我蹩腳的表達能力…………我所理解的人物性格完全不能好好表達出來,甚至情節都難以推動,文章索然無味。


寫好文真的是世界上最難的事了。


唉。想吃電視劇cp的糧了。

想畫RF肖根給自己吃。

但是電視劇cp我偏好文字啊。


……

真是噩耗。

不知道算什麼,日記?

最近什麼都沒畫,一直在,打牌(。)

和朋友在一起就是打牌,現在被批評了打不了牌了啊…!!(喂

然後就在補各種電視劇吧………也許也該畫畫了?

……

………我還是好想打牌啊ToT

姑且在lft發一下。
太子生賀,充滿歉意的生賀,簡陋的生賀。TT太子對不起太子我愛你啊。

真的好多天沒畫同人了……

© 可是我沒有錢啊 | Powered by LOFTER